当前位置:首页 > 戈欣畅 > 正文

图书馆里能跨国(阅读时光)

摘要: 如今,很多人每天醒来头一件事就是看手机,我也不例外。记得小时候的清晨,常常是被屋外...

  如今,很多人每天醒来头一件事就是看手机,我也不例外。记得小时候的清晨,常常是被屋外的公交车报站声叫醒,那时除了看电视、听广播,我的爱好就是阅读。后来到德国留学时,我去过不少图书馆,它们分别给我留下了独特的记忆。

  在开姆尼茨工业大学读硕士时,学校图书馆是我常去的地方。德国大学既有很多学生同上的大课,也有人数少、师生互动机会较多的研讨会。有的课上,老师会列出重要参考文献,这类书籍在期末是不许借出的,得去图书馆完成阅读。或许因为开姆尼茨人口不多,这里的图书馆很少坐满,学生没有占座的压力,馆内氛围静谧而平和。

  与国内不少高校相似,在德学生也有自己的上网账号,它关联着学校电子邮箱、教务系统、课件共享平台、高校虚拟专用网络等。这使得远程使用图书馆资源方便快捷,在家学习时也能登录图书馆网站,下载相关文献资料。

  留学期间,我常去柏林,因此对首都的一些大学图书馆也很熟悉。比如,洪堡大学市中心校区的图书馆,以格林兄弟的名字命名,陡峭的阶梯形自习室很是壮观。每天有不少学生前去学习,图书馆内一座难求。有趣的是,为了占座,有人短暂离开时甚至会在桌上摆出在德国临时停车时的停车盘,标记离开时间。相比之下,阿德勒斯霍夫校区的图书馆就冷清多了,甚至可以用“地广人稀”来形容。这里是高科技产业园区,图书馆名叫“薛定谔中心”,因为馆名让人联想起“薛定谔的猫”,这里也常被学生开玩笑地称作“猫”。我写论文、找工作时都去过这个图书馆,常常整层都看不到太多人,只有我和无人驾驶的书籍搬运车,享受着这份“独处”时光。

  现在,我在奥德河畔法兰克福欧洲大学工作。这里位于勃兰登堡州,离柏林很近,安静、适合学习,地处德国和波兰边境。我们大学是这座城市重要的一部分,大学图书馆不仅在河西岸的德国有,河东岸的波兰也有――是与波兹南密茨凯维奇大学合办的图书馆。学生一天内往返于两国之间上课是常有的事,很有意思。

  对于学生来说,读万卷书的同时行万里路也容易了。比如,983路公交便往返于德波两国之间,学生不仅可以使用跨国的两个图书馆,用学生证还可直接乘坐柏林和勃兰登堡两个州的所有公共交通工具,包括区域火车和这路跨国公交。而今,跟读书时一样,我的员工账号也能远程访问学校的图书馆资源,现在居家办公时就得靠它,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

  (作者系奥德河畔法兰克福欧洲大学教师,曾留学于德国开姆尼茨工业大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