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戈欣畅 > 正文

“脱茅”之后,习酒离“酱香第二股”还有几道关?

摘要: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 上市预期炒作已久...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

  上市预期炒作已久的习酒,如今已初步完成了与茅台集团的剥离,预估市值有望冲刺A股白酒前六。然借壳的不确定性,与“脱茅”后的经营压力依旧未解,究竟何时能圆上市梦?

  习酒的“酱香第二股”之路或有新进展。

  7月14日,贵广网络、贵绳股份2只与习酒频传绯闻的“壳资源”股,在辟谣后继续暴涨,前者收获2连板,后者三天涨超20%。

  消息面上,前一日茅台宣布将习酒82%股份无偿划转给贵州国资委。同时,习酒宣布升级为投控集团、增资、换帅,已离上市之路更进一步。

  年营收已能与泸州老窖比肩的习酒,究竟将花落哪家壳主体?“洗清”与茅台的股权关联后,还剩哪些IPO障碍待解决?

“脱茅”之后,习酒离“酱香第二股”还有几道关?

  习酒“脱茅”

  并入集团24年后,习茅终于分家。

  7月12日,贵州茅台第一大股东茅台集团发布公告称,拟将所持有的习酒公司82%股权无偿划转贵州省国资委持有。

  公告显示,习酒截至2021年底的净资产为114.16亿元。茅台表示,此次股权划转事项符合法律规定,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财务状况和偿债能力产生影响。

  6月底消息,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官网显示,习酒已退出贵州茅台集团财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茅台财务公司”)。

  变更前,习酒持有茅台财务公司5%的股权,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35%;变更后,习酒此前持有的股权,已经“添加”到茅台集团手中,后者持股比例增至40%。

  企查查显示,自2019年开始,习酒持有茅台财务公司5%的股权。变更后,习酒不再持有茅台财务公司的股份。自此,习酒在控股权和财务层面基本完成独立,已完成与茅台的剥离。

  根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业务应完全独立于控股股东。控股股东及其下属的其他单位不应从事与上市公司相同或相近的业务。控股股东应采取有效措施避免同业竞争。也意味着,习酒或已完成了上市前的准备工作。

  独立后的习酒,调整动作也在加速。根据官网7月11日的新闻稿,公司全称已悄然变为贵州习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同时,老将张德芹已接替钟方达,出任新习酒投控集团的党委书记、董事长。

  据悉,时隔四年重新掌舵的张德芹,曾在1995年至2004年进入贵州茅台从事生产管理工作;2010年调任至茅台集团下属的习酒担任一把手,并于2018年脱离白酒行业,进入贵州现代物流产业集团任职。

  业内人士指出,张德芹属于贵州习酒内部培养的领导,并且对于贵州习酒的成长有过重大贡献。其作风强势,奉行激进扩张策略,也熟悉企业,能够团结贵州习酒内外部的力量,对于正在谋求上市的贵州习酒来说,将能发挥重要作用。

“脱茅”之后,习酒离“酱香第二股”还有几道关?

  酱香第二股有多远

  贵州有13家拟上市酒企,为什么习酒被普遍看好成为酱香第二股?

  首先是资产质量佳。据悉,有70年历史的习酒,曾处于白酒第一梯队,1983年至1993年,其营收高达2.5亿元,与同期贵州茅台、五粮液相当。1998年,更是豪言收购茅台,最终却反被茅台集团收购为全资子公司,此后两者携手发展,习酒成为白酒第二大酱香品牌。

  早在2014年,贵州省国资委就曾表示,争取让习酒在当年上市。由于与茅台存在同业竞争问题,贵州“酱香第二股”一直未能如愿。

  业绩方面,据公开资料,习酒2020年营收突破百亿大关,达到103亿元;2021年营收155.8亿元。今年上半年,习酒销售已突破100亿元,全年有望达到近两百亿,该规模或能与泸州老窖、山西汾酒比肩。参考上市酒企的市销率,习酒若上市,市值或能达到2000亿元以上。

  另一方面,习酒是拟上市黔酒中唯一一家贵州省全资控股的企业,其余国台金沙珍酒等热门标的实控人都是私人,于是推动上市的预期更强。

  方式上,对于传统领域的酱酒企业而言,股权结构、治理结构、财务结构等现代管理问题一直是短板,而监管部门对酒企IPO一直把关比较严格,光是股权和财务结构,都足以将很多酒企挡在门外。“借壳或许是最简洁方便的途径。”

  那么已解决股权架构问题的习酒,想借壳上市,还将面临哪些挑战?

  据悉,近年来习酒依靠与经销商共同开发产品,得以快速扩张发展。而这种多品牌战略的“副作用”则是其目前拥有大量包销产品,自身主导产品较少,难以直接控制市场。

  此前已有报道称,经销商认为习酒涨价对销售产生了较大影响。出厂价以及产品终端价格提升之下,客户对于价格较为敏感,终端市场难推进,甚至已经部分出现了经销商压货,价格倒挂的现象。

  业内人士认为,习酒曾与茅台多年绑定,在渠道上或具有较大协同性。从产品力、品牌力以及综合实力上来看,脱离茅台的品牌背书与渠道支撑的习酒,未来独立经营的可持续性,还有待财报进一步回答。

“脱茅”之后,习酒离“酱香第二股”还有几道关?

  习酒将花落谁家

  由于借壳传闻再起,贵州国资手中壳资源又一次遭到爆炒。

  贵州上市公司共36家,其中市场观点认为,剔除央企、民企及发展势头较好的省属国资企业,剩下贵绳股份、贵广网络、*ST天成(维权)2家,最有可能成为白酒资产借壳上市的对象。

  7月13日晚间,贵绳股份第一时间发出澄清公告,称公司并不涉及与酒企业的“借壳”、“重组”的洽谈或谈判等相关行为,也无计划从事与酒相关业务,关于公司“酒企借壳”的相关传闻不属实。

  有媒体通过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另两家公司也双双否认了“酒企借壳“传闻。

  *ST天成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没有这个情况,公司在去年已澄清过,没有跟这些酒企接触过,没有这种重组洽谈的行为。贵广网络工作人员也表示,没有收到相关信息,仍在正常营业当中。如果有什么有变动的话,公司会按规定披露。

  其中,三度“辟谣”的贵绳股份被市场认为可能性最大,因其重组改革预期更强。

  去年5月,贵州国资委曾先后调研了贵绳与习酒,称前者“基础很好,平台很好”,接下来要“解放思想,学会算大账,切实解决企业规模、体量与市值不高等实际问题”,受到市场广泛关注。

  去年12月底,贵绳又一口气发布22条公告,对公司架构与管理制度进行了全方位的调整,被市场视为其正式启动“重组改革”的信号。

  另一方面,贵绳股份的股权结构更“干净”,与习酒关联度更高,故成为关注重点。

  资料显示,贵绳股份位于贵州遵义,是该钢铁产业链细分领域龙头,于2004年5月上市。从股权上看,其大股东为贵州钢绳(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占股39.62%,原隶属于贵州省国资委,后者持股73.33%,与习酒实控人相同。

  相较而言,*ST天成背后则有广西国资的身影,其持股12.1%的第一大股东为广西铁路发展投资基金(有限合伙),穿透后实为广西国资委控制。

  而贵广网络中穿透后实控主体为中共贵州省委宣传部,并非贵州国资委,实控人不同;且茅台集团直接持股贵广网络11.4%。市场观点认为,此股权结构上的联系,或将对习酒IPO的同业竞争限制造成影响。

  在习酒与茅台完成股权剥离后,或消除了上述股权因素干扰,是否能让“含茅”的贵广网络成为另一个“借壳”可选项?

发表评论